∞ 🍊🍆担
有画和梗和碎碎念

[杉悠]《Dubbing》

笑着笑着突然就哭了

menglei:

Track 02  可爱的,那个人,努力的身影!


 


东京都新宿去住吉町Atomic Monkey事务所的办公室里,我一边啃着作为早餐的紫菜饭团一边盯着桌上那个干洗店刚送来的包裹。我知道自己的表情一定不好看,因为所有人走进办公室看到我都像见鬼一样远远地绕开。干什么嘛,面瘫又不是我的错,而且我才不是像他们想的那样在策划什么电车袭击事件,我只是在思考要不要给中村打电话而已,为了还他那天借我的外套。


本来呢,我可以等下次《电脑冒险记》收录的时候带过去给他。可是我拿到下次收录的台本之后发现那集里并没有中村那个角色的戏份。不过这也没什么关系,反正中村也没有催我还衣服。虽然互留了电话号码,但是对方不找我的话我也没想过主动联系的。老实说,中村给我的印象并不好,毕竟在他家的经历谈不上愉快。所以说我现在应该把干洗店的包裹丢到柜子角落里,顺便把相关事件也在记忆里删除才对!


才对个鬼啊!删除不掉啊!不完全把羁绊斩断的话删除不掉啊!衣服…这种象征羁绊东西必须还回去才行!


我终于下定决心,拨通了中村的电话。


“莫西莫西,我是中村悠一。”电话中传来中村干净清澈的声音。


“那个,我是杉田……”


“哈?是你啊,什么事?”中村的语气一秒变不耐烦。


搞什么!原来根本没存我的电话吗!


“就是想问你什么时候有空,想把衣服还给你。”


“洗干净了吗?烫过了吗?”


“有啊…我说喂,你这态度让人很不爽……”


“没空。”


“啊?……噢,那算了,下次录音棚遇到再还你。”


“不行。”


“什么?”


“我说不行。”


“是你自己说没空来拿的!”


“所以我的意思是你给我送过来。”


“开什么玩笑!”


“我体谅你的心情,你也该体谅体谅我的!”


“你什么时候体谅过我的心情?!”我觉得每次跟中村说话都会不知不觉火大起来,而且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的声音好像跟客厅里妈妈看的午间肥皂剧重合了。


“那天,我体谅你无法穿着破洞的外套上班的心情了。”


我无言以对,电话那头的中村继续说:“所以你也该体谅我一个单身男人不想跟女孩子见面的时候因为没有替换外套而被嫌弃身上有异味的心情啊!”


“那是因为你没好好洗澡,跟外套一点关系都没有吧!”我忍不住吐槽。


“真是的,居然跟你磨叽了这么久,我可是很忙的。总之衣服尽快送过来。”说完中村就挂断电话了。


那个总之是怎么回事?我们根本没谈拢吧!不要随便下结论啊喂!


我这边还没吐槽完,电话突然响了,我按下接听键。


“莫西莫西……”


“今天我不用去事务所。”对方只说了一句,咔嚓一声电话就被挂断了。


我好半天才反应过来那是中村。不过“今天不去事务所”是什么意思?我关心过他的日程安排吗?好像没有吧。打错电话?这个可能性蛮高的……诶——!等等,不在事务所?难道他的意思是……这是什么曲折的表达方式啊!


我寻思着反正今天也没有其他安排了,向经纪人告了假,动身去中村家。


***


因为已经去过一次,路线还算熟悉,不过距离确实不算近,到达中村家的时候已经接近中午了。


“叮咚——!叮咚——!”我站在中村家门外模仿门铃的声音,“有人在家吗?”可是过了许久也不见有人来开门,我又喊了几声。


难道我猜错了?中村给的提示并不是“我在家里等你”的意思?


就在我快放弃的时候,门终于开了。中村看上去相当疲惫,给我开门之后也不搭理我径直进屋去了。


“我说,我只是来还衣服的。”我站在门口朝中村的背影喊。


中村身形一顿,转过身来,脸上写着惊讶。


“诶?原来是你…”


“不然你以为是谁啊。”


“我以为是送外卖的来了呢。”中村的嘴角扯出一个笑容,从我手中接过装着衣服的纸袋。


“我啊,虽然觉得这完全是中村君的错,不过还是要多想中村君把外套借给我。”说着我冲中村弯了弯腰。


“我呢,虽然觉得这完全是杉田君应该做的,不过还是要谢谢杉田君把这孩子送回来。”说完中村冲我拍拍怀中的纸袋。


这孩子?我瞄了眼那个纸袋,一阵恶寒。


“那,再见。”


“等…等等……”


我刚迈开半步,中村就叫住我:“杉田也是役者吧。”


他的表情好像在说他刚刚记起这个事实。我觉得受到了严重的侮辱。


“没错,你绝对的前辈。”


“太好了,来跟我对台本。”


又是命令式!


“这就是你拜托别人的态度吗?像你这样,在学校一定是被欺负的对象吧。”我嘴上说着讽刺的话,但还是脱下鞋子跟着中村进了屋。


中村听了我的讽刺不怒反笑。


“不是哦,我在声优学校的时候是班长哦,大家都很爱戴我的~”


不好,今天吐槽居然踢到了铁板。我乖乖的不再说话,开始观察中村的家。上次来的时候正值停电,屋里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唯一的印象就是地板上有很多杂物。今天算是看清楚了,真是乱的可以,什么东西都在地上。六块榻榻米大小的起居室里,唯一的大家具就是一个电视柜。从电视柜周围散乱堆放着的游戏碟来看,电视机的功用可想而知。然后就是电视柜前的被炉,以及混杂在满地杂物里的几个坐垫。我环顾四周,发现一个房间没有装门,从布置格局来看那应该是厨房。不过看着灶台上堆了半米来高的书籍,我认定厨房还完全处于未开发状态。


“噗通”一声,中村随手把装衣服的纸袋往地上一扔,捡起一个坐垫“唰唰”两下把被炉旁的东西扫开,然后“啪叽”把坐垫丢在被炉边,并指着坐垫对我说:“坐。”


我还没从“中村就是这样对待他的孩子”的震惊中清醒过来,中村已经钻进厨房,叮叮咚咚地在厨房里捣腾里一番。等他出来的时候,一手提着两瓶可乐,一手抱着几本书。当其中一瓶可乐伸到我面前的时候,我感动得泪流满面。


中村你终于懂得什么叫待客之道了吗!我…我实在是太感动了——!


中村一脸看白痴的表情看着我口齿不清地给他鞠躬道谢。


我重新坐下来,喝了几口可乐,总算平复了激动不已的心情才开口问道:“中村君不是要对台本吗,嗯…台本呢?”


坐在我对面的中村晃了晃手上的漫画书。


“我哪有什么台本,只有用这个练习了。”


表演漫画里的内容吗?平时都是这样在练习吗?突然萌生了一点点对中村的敬佩之情。


“中村君也是孤身一人来东京寻找梦想的吧。”


我没头没脑地冒出这么一句,没想到中村好像被我说中心事似的,挠着头难得露出了腼腆的一面。


“梦想什么的…也不是啦,就是想做自己喜欢的事…咳咳,好,我们从这个场景开始怎么样?”


中村笨拙地转移话题来掩饰自己害羞的样子还真是可爱呢。


***


我每说完一句台词就抬头看中村一眼,这是我的习惯,演对手戏的话会看着对方,注意对方的表情。因为我一直认为对话的时候注意气氛是很重要的,不能光顾着自己表演。结果出了录音室,有的人会对自己说“刚才一直被杉田盯着看,搞的我紧张死了”这样的话。不过也有被看回来的情况。中村显然是第三类,对我的注视不管不顾的人,只是自己很专注地在表演,有时会抬手按在耳朵后面,大概是在控制发声吧。看着进入认真状态的中村,我不禁感叹果然男人专注于工作的姿态最迷人啊。


“你刚才的笑声很僵硬。”


我稍微一走神就被中村发现了。就是这样,中村虽然完全没看我,但是总能在我的表演中发现一些很细节的问题,让我有一种“原来他有认真在听啊”的满足感。当然他也不是总挑我的刺。


“为什么你连便秘的大型犬都表演得这么真实啊?有什么诀窍吗?”


多观察吧,大概。


我也就中村表演上的不足提了一些意见,意外地被接受了。


***


中村合上书,伸了个懒腰。


“两个人练习果然感觉大不一样呢。”


我反手撑在榻榻米上,上半身向后倾斜,做放松状,听到中村的感叹就问他:“你自己一个人是怎么练习的?”


“一个人饰N角,用录音机录下来,再自己听几遍这样的。”


“原来如此……”我也伸了个懒腰,干脆躺在榻榻米上。


中村的脑袋突然伸过来,贼兮兮对我说:“作为答谢,请你玩游戏怎么样?”


我先是一愣,奇怪这是什么答谢方式,随即明白过来,笑骂道:“分明是你自己想玩吧!”


中村已经兴冲冲地去开电视机了,一边还嘀嘀咕咕。


“好久没玩双人对战了,你技术怎么样啊?”


中村出乎我意料的强,我接连落败。


我输了之后会很不服气要求重新比试,偶尔赢一次,中村又说我输了那么多这次不过是侥幸,于是又开始新一轮较量。如此这番,两个人一直玩到日暮西垂。


我看天色暗下来,就跟中村说我得回家了。中村露出惊讶的表情,嘲笑我像个国中生一样,要不然就是结了婚的男人,因为只有这两种男人才天不黑就得回家。我无奈道家里有个鬼畜的老妈没办法,说着就起身告辞。


中村对我摆摆手说:“走吧,走吧,不送。”


我立马就知道他的礼仪刚刚一定全用来使必杀技了。


走到玄关穿鞋的我抬头见不经意瞥见中村收拾东西的身影,没由来的心里空了一下。很难描述那种感觉,只觉得那样一个人在屋子里走来走去的中村浑身上下都写着寂寞,让人忍不住想要留在他身边。想想初识中村的那个晚上也是这样,不肯坦白自己其实是怕黑还要死撑着找些乱七八糟借口的中村,让我觉得实在没办法对他置之不理啊。


“中村,如果我说我现在不想走了,还有没有留下来的机会啊?”我停下穿鞋的动作,坐在玄关大声问中村。


中村披着件眼熟的外套走过来,看到我的样子嗤笑一声。


“怎么,后悔了?可惜啊,没机会了。”说完也坐下来穿鞋。


我听到他的回答虽然有点失望,不过我更在意另一件事。


“你这是要送我吗?”


中村白了我一眼:“不是,我正好也要出门而已。快点,别耽搁我锁门。”


我在中村的催促下迅速穿好鞋,跟他一起出了门。


“这个点出门干嘛?”我还是很在意,忍不住问出来。


“当然是吃晚饭啊。”


“哦——!”我作恍然大悟状,确实,他家的厨房都成那个样子了,没法煮饭吧,“对了,中午是叫外卖来着。”


我随口一句,没想到中村接话了。


“有时候是叫外卖的,不过今天晚上还有工作,所以就顺便在外面吃了。”


“诶?工作?”


这个人明明闲了一下午,还跟我说什么今天不去事务所上班。


“啊…不是声优的工作,毕竟以我现在接的那点工作量,不兼个职什么的实在很难养活自己啊。”中村自嘲地一笑,我的心又停跳了一下。


***


“喂,你跟着我干嘛?你不用回家了吗?你鬼畜的老妈待会儿不会用铁链和皮鞭招呼你吧?”


“中村君你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


“谁在关心你啊,少自作多情!”


中村狠狠瞪了我一眼,扭头继续往前走。我紧走两步跟上,在中村耳边旁敲侧击打听他的兼职工作。


“中村君在做什么兼职呢?可以告诉我吗?”


中村不理我。


“我高中的时候也做过哦,打工兼职什么。那个时候有个非常想入手的游戏,可是零用钱不够,老妈又不肯给,所以只好去给爷爷捶背,捶三百下有一百块的样子……”


中村不理我。


“喂!你就不吐槽一下吗?!我以为这个段子是百试不爽的。”


中村不理我。


“啊…好在意,中村君到底在哪里打工呢……”


中村还是不理我。


“晚上工作的话…难道是夜店?啊呀,中村君原来是牛郎么?!”


“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中村终于沉不住气了,“我在电器维修店工作!你现在知道了可以走了吧!”


我见套话成功就立刻转移中村的注意力:“喂中村君我们去吃拉面吧,那家店看上去不错哦!”说着也不管中村答没答应,死拖硬拽地把他拉到面店里坐下。


“两碗拉面,一碗要多放葱。”我大声招呼老板,然后又问中村,“你有没有什么特别要求?”


中村黑着脸说没有。我拍拍他的肩膀叫他别这么臭着一张脸,不然老板会以为是自家拉面不好吃的缘故会伤心的。


中村又扭头不理我。


看到中村的反应我不禁有点忐忑,小心翼翼问他:“你在生气吗?”


我发现中村听到我的问话之后在用眼角余光偷偷瞄我,于是故意眨巴了两下眼睛,装出一副可怜的样子。


果然这招还是有用的,中村放软了语气解释道:“我不是生气,只是…不喜欢跟不熟悉的人这么热络。说到底我们才认识不到一周吧…”


到底是谁比较热络啊?某个人不是认识第一晚就千方百计把我留在他家过夜吗!


“原来是这样。变得熟悉也得要经过一段时间的嘛,那我们按正规程序重来一次吧,从自我介绍开始,我先来好了。嗯咳…咳!”我清清喉咙,“我叫杉田智和,今年21岁。嗯,我的工作你是知道的,另外大学在读中。家庭成员有爷爷、父母、哥哥,还有家养犬直司。个人兴趣嘛……”


自我介绍进行到一半,拉面就上来了,我只好暂时停下来,转而跟拉面奋战。我们两个哧溜哧溜地飞速解决了一碗拉面,中村付了帐就起身走人。我也追上去,完成自我介绍中个人兴趣的部分。在热情洋溢地表达了一番自己对高达的热爱之后,我催促中村该轮到他了。


中村冲我笑笑说:“十分抱歉啊杉田君,下次吧。我到工作时间了。”然后就见他走进一家叫“龟井维修”的店铺,还在我想跟进去的时候狠狠地把门甩上了!


 


今回的证人:


“中村那孩子啊,很少见他带朋友来呢。害得我一直担心他是不是太投入于工作所以没什么朋友呐。不过那天看到他和那个叫杉田的孩子很要好的样子,我总算放心了。对啊,那个叫杉田的孩子很可爱,中村在修客人送来的电脑,他就在一边问东问西,还不停地说着好厉害。后来下班的时候中村还向我道歉,说是那个笨蛋自己要跟来的。我就教训他怎么能说那孩子是笨蛋呢,你们好歹是朋友。嗯!生气了,我这么一说就生气了,立刻否认说不是朋友。哈哈哈哈…两个孩子都很可爱…”


 


Free Talk


N村:这次请的证人是怎么回事?这么啰嗦…


S田:怎么说也是你的前boss,别这么说嘛。


N村:今天的Free Talk好像时间宽裕了一点?


S田:是的,多了一页的量。


N村:那是多了多少啊?你这样说谁知道啊!


S田:总之,好像是决定了话题让我们说。


N村:什么话题?


S田:呃…我看看…(翻台本)嗯…探讨“便秘的大型犬之表演要点”……


N村:去死!谁定的话题?!去死!


S田:你不是还夸我演得好么?我本来已经准备一堆心得要跟你分享呢…


N村:谁要跟你分享那种心得啊!蠢死了!……喂…你消沉个什么劲…说你演得好不是假话啦……喂!别靠过来!!笨蛋!!


[那个…因为某些原因(各位都懂的),今天的Free Talk单元提前结束,取而代之的是…]


N村:那边的旁白给我闭嘴!


[啊…取而代之的是刚刚不幸去世的S田先生的追悼会,让我们用接下来的时间迅速回顾一下S田氏短暂又精彩如光源氏的一生……]


S田:笨蛋旁白给我闭嘴!


N村:别动手动脚的,给我好好主持。


S田:是是是…那我们来谈点涉及剧透的话题吧。


N村:这个单元不就是为此而存在的么?上次不就有下回标题出现…


S田:不对哦,那只是标标准准的下回预告而已。


N村:那什么才算得上剧透?这个节目还有什么好剧透的吗?


S田:当然有,比如什么时候会有成人戏码上演之类的…


N村:我真的帮你开追悼会啊!


S田:千万不要威胁我,你一来这招就标志着这个Free Talk又要结束了。我们可是还有一页的份量没讲完呢。


N村:那到底是谁的错啊!


S田:是直司的错!


N村:关你家狗什么事啊!


S田:为什么一到Free Talk你就要跟我吵架呢…


N村:我还想知道呢!


S田:在别的Drama里明明可以聊得很愉快的…


N村:好像也是……难道是OOC?


S田:嗯……嗯…嗯……


N村:干嘛?便秘啊?


S田:我在思索啦!


N村:怎样?思索出什么结果了吗?要不要给你三个小时,让你的便秘音填满一页纸,这样我好收工。


S田:便秘便秘的很破坏你的形象啊。


N村:没什么啊,我觉得这是人之常情…


S田:我想到了!


N村:啊?您想到什么了?


S田:中村请说一说对自己所饰演的角色的看法吧。


N村:干嘛突然问这么正经的问题?看法嘛,我觉得中村这个人……不对啊!那就是我自己啊!


S田:这就是问题的关键所在!


N村:原来你还在想那个吵架的问题,好,说说你的结论吧。


S田:蹭得累。


N村:诶?就这三个字?何解?


S田:简单来说就是中村在Free Talk中的表现完全是一个蹭得累在害羞的时候会有的正常表现。而中村害羞的原因就是在这个节目中他的本色出演,而且大家也都说你在我面前是蹭得累模式全开的……


N村:闭嘴!打断你的锁骨哦!


S田:瞧,来了吧。那么,本次Free Talk到此正式结束!诶?你说剧透?下回预告?已经说过了哟~好好去前面找吧,加油哟~



评论
热度(22)
  1. 小学四年级生後堂狗郎menglei 转载了此文字
    笑着笑着突然就哭了

© 小学四年级生後堂狗郎 | Powered by LOFTER